俄首套S-350防空系统在大雪中入役 首次公开
来源:俄首套S-350防空系统在大雪中入役 首次公开发稿时间:2020-03-30 16:58:04


根据科学杂志《自然医学》发表的证据分析表明,新型病毒“不是在实验室中构建的,也不是有目的性的人为操控的病毒”。

杜兰大学医学院教授罗伯特·加里是该论文的作者之一,他认为目前阴谋论在网络上风行,非常有必要利用整个团队的力量来探究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起源。”

“第二天去拿报告的时候,医生说我父亲肺部有阴影,并将他作为新冠疑似人员上报,”王先生说,得知父亲被定义为新冠疑似人员后,当日便带着父亲去武汉肺科医院进行新冠排查,后又接到街道办和社区通知尽快带父亲去定点医院住院,并要求自己和母亲作为密接人员去隔离点隔离。

“这个病到晚期的时候,疼痛特别强烈,我们想象不到的那种,是骨头的那种疼。睡不好也吃不好,人也特别痛苦。”王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一直在为父能否早日解除隔离去专科医院就诊而努力,但“隔离期未结束,没有医院会接收。”

“昨天下午中山医院医生也问我,怕我父亲病情加重,问我们不接受危急时转ICU,接不接受有创抢救,费用都是自费的,所以提前问我意见,”王先生说,“这几天我一直在安抚父亲的情绪,他说哪家医院都不想去了,只想隔离结束后回家”。

同时,尽管许多人认为该病毒起源于中国武汉的一个海鲜市场,但加里说这同样也是一个错误观点。 “我们的分析以及其他一些分析都指向了比那更早的起源。武汉那里肯定有一些病例,但绝不是该病毒的源头。”

加里称,表面蛋白的突变可能是触发这次大流行的原因,但是在积累到目前情况之前,这种病毒的较弱版本已经在人群中传播了数年,甚至几十年。

研究人员发现,新冠病毒并不具有“之前使用的病毒主干结构”,因此并非人类创造,可能是一种在蝙蝠体内发现的病毒和另一种穿山甲携带的病毒结合发展而成。

3月20日开始,王先生陆续向各方面求助,包括武汉市长热线、硚口区政府发热求助热线、武汉市卫健委、硚口区卫健局、武汉肺科医院医务部、中山医院医务部等。

“中山医院要求硚口区防疫指挥部给他们出一个纸质的书面说明,证明我父亲不是新冠疑似人员,可以解除隔离观察,才安排我父亲出院。”王先生说,但硚口区卫健局无法出具中山医院所要求的证明,只能等到隔离期结束。